屿岐

短暂的时间里只剩下了真实
都是同样地恶劣
却不得不评价别处的是非
悲观也不无道理

19号列车

19号列车

  在19号列车有各色各样的人
  被认可的典范
  白色皮相的女士
  控制弱者的惩恶扬善者
  邋遢猥琐的鼠辈
  虚伪的我
  /
  身形颀长的服务生
  给我递来酒
  /
  “告诉我,我有多少喝酒的时间?”
  /
  “你的工作还没结束。”
  服务生礼貌地说
  ——死魂的残肢露在推车下的垃圾桶外
  我目送着他步伐平稳地走远

没有

没有

我没有去过密林
没见过水潭
没走出孤陋寡闻
走了很远
除了灰色的城市
还是灰色的城市
直到现在
还没开始真的生命

他说要在25岁死去

许多年以后
他改了自己的年龄
永远不会到25岁
于是他不会去死了

这个世界不缺一个想活的人
也不缺一个想死的人
可只是缺一个理想家

还有个人想死
在19岁死去
可现在已经错过19岁了

被他嘲讽了
癫狂地大笑
最轻浮地讥讽

无奈着
带着泪水的欢笑啊
这是个理想家

灵魂浮荡在空中
用细丝线与身体相连
这就是理想家的自由
直到忘记它的存在
忙忙碌碌
生和死就会融为一体
罔两
一直与世界相背
不知道为何行走
不知道为何驻足
向影子询问原因
影子也不知道
他们问人
人不答复
其耆欲深者,其天机浅

那些意象们
多次的死去
多次的复生
多次的痛哭
多次的欢笑
诗人妄自悲伤
妄自释然

这是愚不可及的
因为世间万物都没有区别
不值得如此

可是除此之外
却没有其他的方法打发时间

于是乎
说服自己
去爱它

最真实的
也是最无奈的
连圣人也不能反驳

不可见、不可知、不可达之地
才是真的存在

身体的老去和死去
只是世界的一瞬
接下来
时空存在与否
这也足够诗人打发时间了
也能更加接近真的存在
其耆欲深者,其天机浅
由此就可虚度年华
没有梦想的梦想

火车从红褐色的峡谷裂隙里穿出来,
从悬崖上看它只是条细线,
在崎岖的高原上移动,
开阔之地没有边际,
不可抵达之地的天和土地粘合,
裂谷里的光明恍然易逝,
没有目的地,
只是在顺着陌生的路行驶,
这是个没有梦想的梦想。
扼杀了希望和未来的是拖延,
从这一秒开始,杀掉拖延吧

北方的冬天

气泡被浑河的冰凝住
枯黄的残荷败藕一边僵死着
一边连接着苍白的天空 冰冷的河
荻花摇着寒风
芦苇唱着悲歌
这是北方的冬天


土地下的生命
无论是 蛇虫鼠蚁 还是 植物
都是漫漫黑暗 无尽梦
细长的尾巴卷曲着
触角上凝住了霜
在死和生之间挣扎
这是北方的冬天


逝去的 永远沉没在河里
被遗忘的 随着泥沙入海
不知不觉又回到初生
回到了一无所有
这是北方的冬天


笨拙蹒跚地行走
忘记了表达自己就已老去
祖先们 后代们 都在相似的轮回上行走
这是北方的冬天
最煎熬的时刻永远都是未来,所以今天没理由熬不过去。